【经管】 忆峥嵘岁月之往事 慨改革开放之变迁

 发布者:【 武汉大学青年传媒集团 】  发布时间:【2018-09-12 22:58】
 编辑:【 武汉大学青年传媒集团 邢洪伟】  作者:【文字记者: 陈嘉璐 李玉洁 图片记者:邱明玥 卢欣倩】  点击:【342】

1978年到2018年,40个春秋将过。流年似浮云扰扰,一个40年,弹指一瞬,若以世纪丈量,不足以到半;往事仍历历在目,这个40年,改革开放,前辈筚路蓝缕,中国之创举。

41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强调,今年是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我们要在新时代新起点上继续把全面深化改革推向前进,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强大动力。

如何认识过去,理解历史,意味着我们将建设一个怎样的未来。正值改革开放40周年以及教师节来临之际,我们有幸采访到了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伍新木教授,聆听他对改革开放40周年的真知灼见。

图一.jpg

伍教授简介

 

伍新木教授,中共党员,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注册资产评估师,武汉大学区域发展研究院院长。1979年创建了中国首个县域经济研究会;1983年在主讲的中组部第一个县长班,明确指出本世纪末根本不能实现现代化。

对于武汉的改革开放,作为八大改革的鼓吹者、促进者,以人大名义写了临空经济的建议案;作为武汉国资管理新模式倡导者之一,长期呼吁中部崛起进国家战略,分析中部塌陷六原因,中部六大贡献,在人民网引起较大影响;在《长刊》撰文《长江经济带是战略扁担》,提出把长江经济带纳入国家战略。

同时,一直呼吁把武汉当战略支点,2002年为武汉城市圈研究首席专家,提出五个一体化。推进1+8融合发展,还参与2049年的武汉规划。作为唯一专家参与“两型社会建设示范区”国务院工作组工作会,以省人大名义提省七艺节用市场化模式举办的建议案。获俞正声详细指示。2009228日,向阮成发建言,倡建武汉农村综合产权交易所,并提出了制度框架。20137月受到习总书记高度评价,支持农地有序流转,写入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并且在长期的工作实践中一直呼吁,直面批评,湖北武汉要改善营商环境。要用硬措施改善软环境。俞正声表示高度认可,省市掀起了“查、学、改”运动。

图二.jpg

不畏浮云遮望眼 自缘身在最高层

我们作为“95”“00”的一代,对改革开放的了解,大多停留在历史课上要求掌握的知识点。但,对于身处珞珈山求学的我们来说,对于脚下这片土地的了解还远远不够。

“武汉大学是中国高校的‘深圳’,武汉大学经济学系(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前身)是武汉大学改革最前沿的‘尖兵’!”采访伊始,伍新木教授就掷地有声地下了两个定义。问及原因,“说我们学校是高校的‘深圳’,首先提到的就是我们具有改革精神的校长——刘道玉,再者就是,学校里任何一个改革,都会从经济学系开始,学分制改革、课程改革等一系列的深刻调整。”

同时,不仅是教育体制的改革,在经济学专业内容的学习上,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同样敢为人先。“我们那个时候的教学安排,所讲授的课程教材都是老师全新编写的,包括我亲自去收集、复印的一些‘苏东’的关于市场经济方面前沿动态的文献,这个可以说是同时期全国在这个领域里的创举。”

图三.jpg

山清水秀,人杰地灵。经管院走出了很多有影响力的经济学家,企业家。“经济学者里,有‘珞珈学派’。之所以这些学者自成一派,因为他们都能够正确地看待市场经济在中国的运用。”经管院不仅在理论上建树颇高,在实干上也培养出了陈东升,毛振华等 “九二派”的新一代企业家。“他们有很好的从政的前途,但是有集体行为的‘下海’,源于他们对市场经济的深刻的认识和把握。”

伍老娓娓道来了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在改革开放的进程中所起到的中流砥柱作用,我们也对伍教授个人在这个时期的经历充满了好奇。伍老听后,微微一笑,“没有谁是天生的改革者,我也是有一个转变的过程。”

“转变的开始来源于一次实践,我在对唐县镇的小商品市场调研后,当年,就在《湖北日报》发了一篇题为《要正确发挥小商品市场的积极的作用,要有效的限制小商品市场的消极的作用》的文章。批驳了极左思潮下对小商品市场的错误认识。”

改革的种子会发芽,会枝繁叶茂。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期,大陆屡有发生 “边境边民叛逃”事件,国家领导人得出的解决方案就是想维护稳定首先就要发展自身。在这个关键的转折点,决定建立“蛇口特区”试点。伍老因为在《湖北日报》一鸣惊人,被推荐参与了“蛇口特区”的规划建设,“在这个过程中,见过后来从深圳发出,到影响全国的口号: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也就形成了一些理念。”

1981年,伍老成为湖北省体改办的第一个办事员。“当时,国家领导,频繁视察武汉,其他地方同志也来此学习。我作为‘体改办’唯一的办事员去接待他们,感受到我们国家在改革开放所受到的影响。”回首往事。正是由于这三个小故事,伍老从理论层面到实践层面,成为了一个改革的积极的参与者,呼吁者,推动者,实践者也是受益者。

在改革开放的关键时期,不惧浮云遮眼,心中有信念,笔下求真知,伍教授一辈扛起了学者风骨,迎击改革的风浪。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在改革中成为弄潮儿,同时见证着改革开放的无言变迁。伍老向我们剖析了改革开放在不同方面所带来的巨大影响。

一所大学,以“学”为本。教育上,改革开放给高校普遍带来了发展的红利。“最直接的就是高校录取制度的改变,包括高考制度的恢复。对于武大来说,之很多方面的改革,创新都在往前推进,如果没有改革开放,没有这个浪潮和大背景,其实我们的很多举措,都是难以实现的。”

在讲述经管院的变迁时伍老特意提到了审计专业。“我开学典礼时总会提到一个问题:审计系的学生要不要做假账?我的答案是,不做假账,但一定要会做假账。不然,不是审计系合格的学生。为什么呢?我们不是讲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吗?会计系的学生是魔,审计系的学生应该是道,他的道行,他的功夫是应该超过魔。同理,教育和改革,也是相互互动的。”改革的社会背景,为教育改革提供了很大的空间,同时经济社会的发展要跟教育提供了很多新的需求。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一直在适应这种改革开放的要求,发展自己。同时,也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自身专业获得了很大很快的发展,才建成了今天最大的经管学院。

图四.jpg

伍教授在剖析改革开放时提到:“两个真正的原动力。一是由于改革开放的导引,人们才提出要解放思想。通过真理标准的大讨论,解放思想,把人们从之前的一些极左的错误里,思想的束缚中解放出来。第二个原动力是开放倒逼改革。有了开放,外资进来了,外国技术以及世界范围内的那些发达国家的,前沿的制度安排,适应于市场经济的管理制度和企业制度。这一系列制度的核心又体现在我反复提到的‘市场’。市场经济的理论、市场经济的思维方式、市场经济的竞争机制、市场经济的管理以及适应市场经济的一切的、具体制度安排,他是关联的关系。所以我们改革开放40年来,影响最大的获得正面效应的,也根源于有市场经济。

同时,伍老周全地提到,要警惕市场经济的负面影响。包括环境,过度竞争以及传统道德理念底线的丧失等等。要充分的发挥市场经济配置资源的决定性的作用,也要深刻的、自觉地认识到市场经济有天生的缺陷。这些理论,作为经管院的学子当然不会陌生,但是听到伍教授深入浅出地讲解,更能看到一代经济学家思辨的光芒。

 

愿有前程可奔赴,亦有岁月可回首

提到对青年一代的期望,伍老谦虚地表示:“年轻人天生就是改革派,不应该老师来教诲或寄予厚望。”

师之辈,仿效学习之楷模。伍老深切地回忆起了自己大学生时代的往事:1964年,作为大一学生,和同学们一起在光明日报发起了一场大讨论。讨论的标题是:资本家是怎样发家、起家的?一派观点是资本家是靠剥削起家,一派观点是劳动起家,还有是资本家在起家的时候是劳动,发家的时候是剥削。

伍老从故事中切身提出“你们要用改革理论来伴随成长,不是说长大了,上社会了,成为企业家,公务员了,我才需要成为一个改革的积极的参与者。错!学生就可以是,就应该是。”

求学之路上,应该有承担的热忱,同时就实现方法上,伍老也满怀期待地提出了建议:“作为经管院的学生,是不是可以在光明日报的理论版发起一场关于市场经济的大讨论呢?因为现在,没有谁把应该充分地发挥市场经济的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这件事系统的,用理论联系实际的观点讲清楚,这是你们大有作为的领域。”

 

吾辈求学,一心放于圣贤书,两耳当兼闻天下事。

采访寥寥不过几千字,难以全面展现武汉大学在改革开放中开天辟地的创举,也难以完整记录伍新木教授,以及更多像伍老一样的先锋榜样为改革开放做出的卓越贡献。

改革必然要求开放,开放也必然要求改革。习总书记寄语年青一代:青年兴则国家兴,青年强则国家强。青年一代有理想、有本领、有担当,国家就有前途,民族就有希望。

大经大管,为道为器;领袖中华,闻达世界。作为经济与管理学院的学子,改革开放的建设,以及持续深入的发展必定成为我们责无旁贷的使命。